『殘塵』
初遇



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

cbr-

他們的相遇像是天神憐憫。將救贖兩個字展現的淋漓儘致。

“肖師弟,我們這麼晚偷跑出來是不對的。”作為長老們眼中的乖順弟子、師弟師妹眼中的好好師兄,第一次違背了山規的幼年鶴塵心下慌亂。

性子跳脫的肖凜和鶴塵形成了強烈的反差,衝著鶴塵擺手,表示自己毫不在意。

“師兄你就放心吧,絕對不會出事的!”肖凜如是說著,不給鶴塵反應的時間,拽著鶴塵的手腕就往山下跑。

山下燈火通明的集市是他們鮮少能見到的。被迷亂了眼的肖凜左看看右瞧瞧,徹底融進了這塵俗的氣息裡,就連鶴塵也沉進去片刻。

但塵俗並非對每個人都報以友好,換句話說,不是每個人都能在塵俗裡活的如魚得水。有人得到了饋贈自然就有人會被收回饋贈。

被黑暗填滿的巷子裡,唯有月光能予以些許光亮,讓巷子看上去不那麼滲人。琨凝玉勉強用手撐著牆一步步朝外挪動,抬頭望向夜空皎潔的圓月。

他已經好久沒有見到這樣美得月色了。美得不可方物。

身上的傷口剛結痂不久,額頭上剛被砸出的傷口勉強止住了血,隻是腦袋還有些昏沉。他已經好些天沒吃上一口食物了,小腿一軟,無力支撐的身體就朝前倒去,半邊身子漏在巷子外,落到街道上。

倒在地上的琨凝玉微微喘息著,仿若下一秒就會斷了氣。月光就傾灑在他的身上,他靜靜地瞧著,瞧著面前來來往往的人;他靜靜地聽著,聽著耳邊接連不斷的談笑聲。

人人都無視他,人人都不肯施以援手。

月光的照耀讓他覺得刺骨,分明是炎熱的酷暑,琨凝玉卻覺得自己要溺死在玄冬的冰川裡。

他這一生要結束了嗎?

真好。

他終於可以去尋被截斷的幸福了。

“唉,好端端的怎麼下起雨來了,快回家快回家。”人群中有人疑惑,抬頭望向夜空,叫嚷拉扯著身邊人快步往家跑。

剛剛還星河長明的夜空已然不見蹤影,瞬息而至的是烏雲密佈的天,還響了幾聲雷。

淅淅瀝瀝的雨頃刻轉為瓢潑大雨,措不及防的將街上的行人澆了個透,一個個慌裡慌張往家奔去。琨凝玉依舊倒在地上無顧及,甚至有人被他絆了一跤,但也隻是衝他大罵幾句說著“甚至晦氣”之類的話又趕忙跑走了。

雨聲是天然的安眠曲,琨凝玉覺得自己像是回到了那年夏日,在自家的庭院裡被母親抱在懷裡,一家三口有說有笑。

雨勢漸小,卻不見轉停的趨勢。他自雨中生,也該在雨中去。

“哎呦!這怎麼還倒了個人啊!”肖凜雙手擋在頭頂急著趕路,沒注意腳下,被昏迷的琨凝玉絆了一下,摔了個趔趄。

“師兄,你快來啊!”肖凜著急的喚著身後不遠處的鶴塵,順勢探了探琨凝玉的鼻息,“還活著呢。”

鶴塵趕來,看著昏倒在地不省人事的琨凝玉,掏出顆丹藥喂進他嘴裡,又看向磕破了腿的肖凜,蹲下身子將琨凝玉背在身後:“你的腿不要緊吧?”

肖凜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的腿磕破了皮流了點血,簡單處理了一下起身回道:“不打緊,走吧走吧,都怪這鬼天氣,真是糟糕透了。”

鶴塵點點頭,顛了下背上的琨凝玉朝著太倉山跑去。

好輕,怎麼會有人這麼輕。

但也隻是在心中驚訝了一瞬,畢竟回到宗門才是首要之事,他可不想被雨淋的透徹,雖然也差不多了。

琨凝玉意識微微回籠,眼睛眯開一條縫,在鶴塵耳邊輕聲道:“孃親...你來接我啦......”

“你終於...肯來接阿玉了,阿玉...好想你們......”琨凝玉迷迷糊糊,神誌不清,又暈了過去。雨水落在他的臉上,叫人瞧著好像哭花了臉。

遠離小鎮幾裡地的山門口此刻正飄著小雪,牧蒼朮撐著傘看著遠處的小黑點離自己越來越近。

“終於捨得回來了?”牧蒼朮沒好氣地將傘遞給兩人,“怎麼還帶了一個回來?”

大雨將兩人淋了個透,落湯雞樣甚是狼狽。鶴塵默默接過傘不敢吭聲。

回屋的路上,趴在鶴塵背上的琨凝玉還在不斷出聲呢喃:“孃親...孃親......”

聲音無力,聽著叫人心疼。

“師傅,可否...請師叔給他看看?”猶豫再三,跟在師傅後邊的鶴塵開口問道。

牧蒼朮回頭瞥了一眼鶴塵背上的小傢夥,點頭應允。拜托,他的寶貝徒弟都開口求他了,他哪有不答應的道理!

小小的弟子房迎來了太倉山兩位極具分量的人物。

馮嵩來的很快,粗獷的眉眼與他的身型極為不符,完全是背影殺手。

能讓太倉山的掌門出手,一旁站著的牧蒼朮覺得琨凝玉這小傢夥絕對是走大運了。不過他也是真沒想到床上小小年紀的孩童居然營養不良到了瘦骨嶙峋的地步。這還不算完,就是身上的傷口連他一介長老看了都要倒吸口涼氣。

鶴塵憂心忡忡的站在床邊,眼神未敢從琨凝玉身上離開半分,直到馮嵩說無甚大礙後才略微放鬆下來。

對於太倉山來說,救死扶傷是基本。再者,若不是鶴塵他們今日偷跑下山,這孩童怕是要命喪今夜,想來魔族也絕不會把一個不確定的將死之人當做誘餌,讓其混進來的奸細。更何況......也許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馮嵩盯著琨凝玉的面龐思索良久,最終還是容許了琨凝玉留在太倉山。

“塵兒,既然是你帶回來的人,你便負責到底吧。若是家人尚在,便把人養好了送回去,若是不在,就讓他留在太倉山吧。”馮嵩轉身,把手搭載鶴塵肩膀上,有些語重心長的意味:“至於你今夜的違規,我先暫且不論了。”

“是,多謝師叔。”鶴塵心下瞭然,恭敬回道。

“至於你......”馮嵩目光一轉,看向躲在柱子後邊不敢吭聲的肖凜,“哼,回去抄寫一百遍山規。”

“什麼?!為什麼啊師父!”肖凜氣的跳腳,“師父你怎麼這樣偏心啊!”

“二百遍。”馮嵩揚了揚脖子,一副你看不慣就打我的姿態。

肖凜當然不服,可打又打不過。眼瞅著自家師父要開口將二百遍提升到三百遍,嬉笑應下,連忙道好。

這下肖凜徹底蔫了,三百遍山規,天知道他要抄到什麼時候。回頭看了一眼牧蒼朮和鶴塵這對師徒後,耷拉著腦袋跟在馮嵩後邊回去了。

“師父,抱歉。”鶴塵低頭,拽著衣角。

“行了,你師叔都發話了,我也就不說什麼了。”牧蒼朮拍了拍鶴塵的肩,“但是下不為例。”

鶴塵聞言,退了一步拱手道:“是,弟子謹記。”

牧蒼朮滿意的點點頭,對於他這個最疼愛的弟子,他的寬容度還是很高的。

“好了,我也該回去休息了,你好好照顧他吧。”

“恭送師父。”

如今的臥房,僅剩下他們二人,鶴塵將手搭在琨凝玉的額頭,不出意外,確實很燙。鶴塵出門燒了罐藥,順道打了盆水進屋,拿著毛巾輕輕擦拭琨凝玉的身子。

莫說牧蒼朮看了這身子都倒吸涼氣,就是他自己看了這麼久也完全不能適應。他無法想象面前昏迷不醒的人到底經曆過什麼。

鶴塵照料的細緻,給琨凝玉用了最好的傷藥又小心的餵了湯藥,該做的差不多都做了後,鶴塵趴在床邊盯著琨凝玉乾瘦的小臉。

一放鬆下來,睡意便如猛獸來襲,鶴塵揉了揉眼,打了個哈欠。在徹底入睡前,他又聽見琨凝玉開口小聲喚著孃親。鶴塵便握住琨凝玉的小手,輕聲哄了兩句,然後再抵抗不住,沉沉睡去。

-cbr



好書推薦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