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一劍破乾坤,一手掌天下虐渣文』
第1章 重回蘇家



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麻煩大了薑炎此刻面色也極其難看。原以為在前一場賭戰上,蘇信最後爆發出來的實力已經是極限了,可沒想到蘇信竟然依舊隱藏了實力。“意境本質,都近乎要悟透五種了,比我都要高些,他一個新人,到底是怎麼做到的?”薑炎心底滿是不解。“他是這屆狩獵第一,一開始就得到了一萬火點,那他肯定去星辰殿參悟一次,可就算去了星辰殿,進步也不可能這般離譜啊?”星辰殿,他也去過。第一次去,在那種特殊的‘頓悟’狀態下,對意境感悟《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

cbr-

天焱皇朝,三十六州之一雲州。

永安郡,蘇府。

“少公子回府!”

聲音傳遍整個府邸,在蘇府府門內外,站滿了人,其中大多是蘇府的侍女、仆從,也有蘇府一些核心子弟,他們都看著一名黑衣少年,在護衛護送下,走進了蘇府。

“真是蘇信,他竟然還敢回來?”

“這幾年蘇家沒落,可都是他害的!”

“這個蘇家的罪人……”

這些侍女、仆從,以及那些蘇家的核心子弟看向黑衣少年的目光中,大多帶著怒火與怨氣。

蘇家,本是天焱皇朝的頂級豪門,不僅擁有一位涅槃境老祖坐鎮,麾下門客更是眾多,強者無數,可幾年前蘇家老祖遭受意外,重傷瀕死……

原本蘇家老祖在臨死之前已經安排好了一切,求得了與天焱皇朝皇室聯姻的機會,隻要當時作為蘇家少公子,同時也是蘇家當代第一天才的蘇信,能夠在與另一頂級豪門司徒家那位天才的比鬥當中取勝,蘇信便能迎娶九公主,成為當朝駙馬。

蘇家也能得到皇室庇佑,不僅能穩住本有的權勢與地位,甚至還能更勝一層樓。

可誰想,就在決戰之日,蘇信竟然連面都沒露。

他,不戰而逃了!

若蘇信在與司徒家那位天才的爭鬥當中拚儘全力,卻沒能取勝,那蘇家也隻能認命,卻不會怪罪蘇信,可不戰而逃……導致蘇家失去與皇室聯姻的機會從而徹底走向了沒落,那一切的罪責,自然都落在了他的頭上。

就連天焱皇主,事後也動怒,下令將蘇信關押在禁魔牢獄三年,算作懲戒。

如今,三年期限已到,蘇信才從禁魔牢獄中被放出來,重新回到蘇家。

“蘇信!”

人群中,一名蘇家的核心子弟忽然上前,擋在了蘇信的面前,喝道:“你個叛徒,懦夫,你還有臉回來!!”

“蘇銘?”

看著擋在面前之人,黑衣少年卻是一陣糾心。

蘇銘,是他堂弟,年紀比他還小兩歲,曾幾何時,蘇銘一直將他當成自己目標,整天都在他屁股後面的,可現在……

“蘇銘公子,家主吩咐了,任何人都不得阻攔少公子回府護送蘇信歸來的那名護衛上前冷聲道。

蘇銘咬了咬牙,怨恨的看了蘇信一眼,冷哼一聲離去。

在護衛引領下,蘇信來到了蘇府一間僻靜的院落。

“少公子,這是家主給你新安排的院子,家主還吩咐了,如果少公子沒什麼事的話,最好别離開這院子護衛說道。

“父親,不願見我?”蘇信問道。

護衛搖了搖頭,旋即轉身離開了。

蘇信站在原地,雙手卻是緊握著,指尖都掐入了血肉當中。

“就連父親,也無法原諒我麼?”蘇信內心苦澀。

但他也能理解,不戰而逃,本就是恥辱。

但他也能理解,不戰而逃,本就是恥辱。

更别說因此導致蘇家徹底走向沒落了。

可沒人知道,他不戰而逃,並非是真的懦弱,不敢與對方交手,而是實實在在……被逼無奈啊。

“沒辦法!”

“我也沒想到,好巧不巧的,竟然會在決戰前日,我的血脈,剛好覺醒!”

蘇信目光如電,雙手也情不自禁的用力握住。

武道世界,強者為尊。

可除了尋常武者之外,這個世間還存在著一些掌控特殊力量的人,這些人被稱之為——覺醒者。

他們掌控的力量,便是血脈之力。

覺醒者,每一個都天賦異稟,可在血脈覺醒前,他們與普通人並沒任何區别,且血脈覺醒時也是突如其來,蘇信就是沒有任何準備,還是在他即將與司徒家那位天才決戰的前一日,血脈忽然覺醒……

那血脈覺醒產生前所未有的痛苦,且動靜也不小,讓他不得不選擇遁入一片荒野,將自己埋在沙土之下,痛苦掙紮了整整三天三夜,方才結束。

當他被蘇家找到時,那場決戰,他已經錯過了。

事後,他甚至沒法為自己爭辯。

畢竟,他覺醒的血脈,非同小可。

血脈覺醒,也分三六九等。

三品、二品血脈:可以稱之為人中龍鳳,一般數千萬人中,偶爾才會出現一位。

一品血脈:麒麟之資。

這等血脈,别說一個皇朝了,就算整個東荒之地,同一時代恐怕也不會超過二十位。

神品血脈:千年一遇。

平均數百年乃至近千年才會出現一個神品血脈的覺醒者,在東荒之地,任何一個神品血脈誕生,都將引起一片巨大震動,無數勢力瘋狂爭奪。

而蘇信覺醒的,卻是淩駕於神品之上的……至尊血脈!

至尊血脈:人間至尊,亙古未有!

這一血脈,隻存在於傳說中,整個東荒之地曆史上,都從未出現過。

甦醒覺醒的,就是這一血脈,這就導致,他根本不敢對任何人提起他血脈之事,因為他無法想象,一旦被人知道他覺醒了至尊血脈後,他自己,還有蘇家,會遭遇什麼。

他隻能沉默。

揹負著整個家族對他的誤解,進了禁魔牢獄。

蘇家縱然因此沒落,可有他的存在,蘇家卻有了無限可能。

……

黃昏時分。

蘇信在院落內,持劍閉目而立,旁邊還站著一名紅衣女子。

蘇信在院落內,持劍閉目而立,旁邊還站著一名紅衣女子。

這紅衣女子,名為紅衫,原本就是蘇信的侍女,與蘇信一塊長大,對蘇信也最為忠誠,得知蘇信重新回到蘇家後,便立即回到了蘇信身邊服侍。

“很久沒看到公子練劍了

看著前方蘇信,紅衫目中有著一絲激動與期待。

蘇信本就是蘇家年輕一輩的第一天才,且最擅長的就是劍術,早在三年前,蘇信隻有十五歲時,他的劍術造詣,據說就已經超過了蘇家不少達到化海境的劍術強者。

能在旁邊看著蘇信練劍,對紅衫來說就是一種榮幸。

嘩!

蘇信忽然動了。

劍光閃爍,彷彿空氣當中出現朵朵雪花。

速度,卻奇快無比。

“飄雪劍術紅衫眼睛一亮。

飄雪劍術,是蘇家武庫內眾多劍術秘籍當中,層次較高的一門劍術。

這一劍術,就是以速度、詭異著稱。

特别是飄雪劍術中蘊含的最強劍招‘斬雪式’,能在出劍的同時不斷蓄勢,令速度不斷疊加,一劍快過一劍,若是修煉到爐火純青之境,斬雪式可以接連刺出九劍,可怕至極。

“斬雪式,來了紅衫緊緊盯著。

蘇信身形飄渺,劍光如電,急刺而出,瞬息間便是七劍刺出,跟著便是第八劍、第九劍……

過程行雲流水,沒有絲毫停頓。

“斬雪式第九劍,公子他對這一劍術果然已經登峰造極紅衫剛露出喜色,可忽然面色大變,“什麼?”

隻見接連九劍爆刺之後,蘇信手中動作依舊沒有絲毫停頓,而是順理成章的又是第十劍刺出。

隨後更是有第十一劍、第十二劍……

直到最後,更快的第十三劍同樣順勢爆刺而出。

這一劍彷彿刺破了空氣,引起了一陣刺耳的音爆,蘇信的身形才終於停頓下來。

紅衫腦袋有些發懵。

“飄雪劍術最強的斬雪式,正常情況下即便煉至登峰造極,也隻是第九劍,可公子他,卻刺出了第十三劍?”

“第十三劍……”蘇信卻頗為的平靜。

他原本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劍術天才,而自從覺醒至尊血脈後,他的天賦、悟性都得到了極大提升,甚至還得到了一些特殊的能力。

禁魔牢獄三年,他雖然不曾練劍,可腦海當中卻一直在推演,三年下來,他早已經不再拘泥於秘籍中的記錄的劍術劍招,而是能夠通過自行推演,從而參悟出更強的招式。

像這斬雪式,秘籍上隻記錄了九劍,可他三年推演後,卻已經提升到第十三劍!

“公子,要換身衣服麼?”紅衫上前給蘇信遞來新的衣袍。

“不用蘇信揮了揮手,“三年沒回來了,陪我到處走走吧

“不用蘇信揮了揮手,“三年沒回來了,陪我到處走走吧

“公子,家主吩咐過,要您沒什麼事的話,别出這院子紅衫道。

“這話,他要當面對我說才作數蘇信笑笑,便出了院門。

蘇府內一片沉靜。

蘇信一路走來,能夠很明顯感受到整個蘇府內的氣氛,都異常壓抑。

“這三年,家族的變化還真大蘇信目光有些冷厲。

自從三年前蘇家老祖身死,最後一絲與皇室聯姻的機會也被錯過之後,蘇家便徹底走向沒落,而當初與蘇家本就有積怨的司徒家更是落井下石,大幅度打壓蘇家,以至於短短三年時間,蘇家便從天焱皇朝的頂尖豪門,淪落成為了一個二流家族,隻能勉強在一郡之地立足。

可即便如此,那司徒家也並未就此罷手,而是暗中扶持著永寧郡內另一家族龐家,一直與蘇家針鋒相對,甚至想要將蘇家徹底抹去。

此外,在蘇家內部,也不是鐵板一塊。

因為失去了老祖的震懾,當時依附於蘇家的眾多門客,超過九成都已經離去,最後留下來的,以一位名為趙天雷的破虛境強者為首,在蘇家內形成了獨立派係。

他們不聽從蘇家調遣,甚至以各種明裡暗裡的手段,瘋狂搶奪蘇家的僅有的資源跟話語權,隱隱已經要將蘇家徹底架空的勢頭。

可以說,現在的蘇家,不僅有外患,還有內憂。

“嗯?”

蘇信此刻已經來到了一片演武場上,且看到演武場中央有不少人聚集在一起,其中有兩人還正在激戰。

“哈哈~~蘇銘,怪不得敢跑來跟我交手,原來是修為突破了,可你以為這樣就會是我的對手了嗎?真是笑話!”一道帶著幾分得意的嗤笑聲也在演武場上響起。

“蘇銘?”蘇信神色一動,看向交戰兩人中。

其中一人,正是之前在府門前將他攔下,並斥責的蘇銘。

至於另一人……

“趙青?”蘇信目光變冷。

趙姓,自然不是蘇家的核心子弟,而是蘇家門客的後代。

這趙青,正是那位在蘇家內形成獨立派係的首領,趙天雷的兒子。

那趙天雷有兩個兒子,長子趙淩,次子便是這趙青了。

“如今的蘇家,以趙天雷為首的派係,早已經成為蘇家的毒瘤,我若要令蘇家重新崛起,第一個要解決的,就是這趙天雷父子蘇信眼眸迸發著刺骨的寒意。

蘇家,因他而沒落。

而他,則要帶領蘇家再度崛起,成為天焱皇朝,甚至整個東荒之地最頂尖的家族。

這趙天雷父子三人,便是他崛起路上第一塊墊腳石!-cbr

”薑炎心底滿是不解。“他是這屆狩獵第一,一開始就得到了一萬火點,那他肯定去星辰殿參悟一次,可就算去了星辰殿,進步也不可能這般離譜啊?”星辰殿,他也去過。第一次去,在那種特殊的‘頓悟’狀態下,對意境感悟提升的確非常巨大,但也隻是令他多悟透一種意境本質而已。蘇信縱然天賦比他高些,也不至於從悟透一種本質,直接悟透四種,接近五種的地步吧?“哼,也就意境感悟比我稍微強上一些罷了,我就不信他的劍術,會比我的刀


好書推薦
玄幻:一劍破乾坤,一手掌天下虐渣文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