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容江雲騅』
第1章 安靜點兒



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第二日剛吃過早飯,蕭茗悠就帶著桃花來了禪院。今天在下雨,蕭茗悠穿了一身天青色交領長裙,裙子很素,隻在領口和袖口的地方繡著紫藤花。一路走來,裙襬被濺落的雨滴打濕了不少,人也被濛濛的煙雨染上濕氣,像染著晨露的花,嬌嫩極了。“奴婢見過王妃花容行了禮退到一旁。昨晚哭了太久,花容的眼睛腫得厲害,聲音也有些啞。蕭茗悠一眼就看出她的異常,關切的問:“花容姑娘生病了嗎?臉色怎麼這麼差?”蕭茗悠問得真誠,絲毫看不出《與正文無關,無需閱讀

cbr-中秋這日,忠勇伯帶兵剿匪凱旋而歸,府裡上上下下忙得人仰馬翻。

花容到後廚再三確定好接風宴的菜品,便要找人去酒窖拿酒,路過花園,被人捂著嘴拽進假山洞裡。

後腰撞到石頭,花容又疼又怒,本能的抬腿掙紮,腳踝卻被握住。

對方輕輕一拉,欺近身來,滾燙的唇舌狂風驟雨般落下。

花容嚇得不輕,本能的甩了那人一巴掌。

那人動作一頓,花容趁機掙紮,卻未能逃脫,對上一張怒意森森的臉。

“三少爺,怎麼是你?”

“認得我就好,我被人算計了,安靜點兒

江雲騅說完又低頭在花容脖頸吸吮,花容被他噴出來的呼吸燙得渾身發顫,磕磕巴巴的說:“府裡有大夫,奴婢這就去……去幫三少爺叫大夫

江雲騅沒應聲,低頭扯花容的腰帶,花容都快哭出來了:“三少爺,你别這樣,奴婢入府雖然簽的死契,但不賣身的……”

山洞逼仄昏暗,外面不時有人走動,怕被髮現,花容的聲音壓得很低,帶著哭腔,雖然可憐,卻也很能勾起人的施虐欲。

江雲騅此刻已經沒了神智,嫌花容太吵,捂了她的嘴,將她壓在假山石上。

——

半個時辰後,花容才到飯廳。

她的眼尾紅得厲害,眼睫也是潤濕的,明顯哭過,好在所有人都在忙,並沒有人發現她的異常。

又過了一會兒,江雲騅才來到飯廳。

他換了身絳紅色金銀雙絲絞捲雲暗紋錦衣,玉冠束髮,配一條金鑲玉的抹額,俊美又矜貴,和不久前強壓著花容逞凶的人截然不同。

花容仍是後怕不止,不自覺往門口的方向躲了躲,下一刻便聽到忠勇伯中氣十足的怒斥:“又跑哪兒去鬼混了?所有人都在等你,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

忠勇伯在軍中統領千軍萬馬,發起怒來十分可怖,花容和屋裡伺候的下人一起跪下,江雲騅卻一點兒也不害怕,懶洋洋的說:“有點事耽誤了,你們不是都開吃了嗎,有什麼好生氣的

來遲了竟然還敢頂撞,江雲騅到底沒能吃成接風宴,被忠勇伯罰去跪祠堂。

雖然有些不敬,花容心裡還是暗暗鬆了口氣。

一切忙完,夜已經深了,管事卻安排她值夜。

江雲騅弄的太狠,花容走路都疼,後腰也磨破了皮,撐到現在已是不易。

花容抿了抿唇,說:“今晚不該我當值

管事的瞬間拔高聲音:“白日讓你去拿酒,你半天不見人影險些闖下大禍,别說今夜,這個月都是你值夜!”

身子還酸著,花容沒法辯駁,隻能認罰。

提著燈籠去值房,過垂花門的時候,冷不丁看到門後坐了個人。

光線太暗,看不真切面容,花容湊近了些,對方忽的掀眸看來。

那雙眸子折射著燭火的光亮,竟是十分的冷銳犀利,花容頭皮發麻,手裡的燈籠嚇得掉落在地,燭火顫巍巍的熄滅。

黑暗給了花容勇氣,她轉身想逃,江雲騅的聲音傳來:“跑什麼,是我

-cbr

露的花,嬌嫩極了。“奴婢見過王妃花容行了禮退到一旁。昨晚哭了太久,花容的眼睛腫得厲害,聲音也有些啞。蕭茗悠一眼就看出她的異常,關切的問:“花容姑娘生病了嗎?臉色怎麼這麼差?”蕭茗悠問得真誠,絲毫看不出有在背後推波助瀾陷害花容的跡象。花容飛快的看了蕭茗悠一眼,搖頭道:“謝王妃關心,奴婢沒事桃花放好傘走到蕭茗悠身邊,不平道:“自上次暴雨後,王妃你就老是在做噩夢,昨晚更是好幾次從夢中驚醒,怎麼還有精力關


好書推薦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